楊永衛算了算,道:“一個億。”

侯滄海道:“這么多?”

楊永衛道:“今年準備上電腦、手機和數碼產品,下半年或明年初要上圖書,必須得有重金,搞添油戰術沒有意義。”

侯滄海仔細想了想,道:“既然你覺得有把握,那么我們就賭一把大的,我給你兩個億,去搶其他電商的地盤,一點都不要客氣,不要溫文爾雅。”

得到侯滄海全力支持,楊永衛摩拳擦掌,狠不得馬上召集手下開會。

兩人開了瓶紅酒,喝了一小杯,聊了一會六號大院的子弟。

周水平如今出任江州下屬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前途一片光明;

楊紅旗委婉拒絕了滄海集團的邀請,目前在山南一家研究工作;

侯天明寫出了《憤怒的拳頭2》,此書成為2oo8年下半年圖書市場的一匹大黑馬;

吳建軍有一段時間和丁小熊混在一起,丁家出事以后,很少回江州;

另一個年齡稍長的吳重義則是丁老熊黑社會勢力的保護傘,被批捕,關進了看守所。

同是六號大院子弟,由于自身選擇不同,有了各自不同的命運,侯滄海和楊永衛對此很是唏噓。唏噓一陣,兩人從楊家又回到侯家,繼續陪家人們觀看春節聯歡晚會。對于年輕人來說,春節聯歡晚會可看可不看,對于侯援朝和周永利來說,舉家看春節聯歡晚會是過春節的固定儀式,絕不能缺。周永利批評了兒子和女婿開小差行為,責令其不能亂走,必須等到新年鐘聲響起。

小河和小溪沒有睡覺,趴在窗邊看天空中冉冉升起的禮花。

過了一會兒,兩個小姑娘跑到客廳。小河道:“我看見窗外有一個人。”小溪不甘示弱,也大聲道:“我也看見了,真的有一個人。”

侯滄海趕緊來到窗邊,窗外沒有人。成群結隊的禮花在遼闊深邃的黑暗天空中綻放,絢麗多姿,燦爛奪目。

(全書完)

江苏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