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來點頭:不同技術部門的多次測定也是這個結論。這就是說,陳海車禍前接到過兩個舉報電話—— 一個舉報電話是蔡成功打的,但是沒有留下錄音;留下錄音的,卻是另外一位舉報人!這個舉報人才是關鍵所在,這人是誰呢?是不是也遭遇了暗算?我有一種直覺,這個舉報人很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侯亮平感慨說:東來啊,我真沒想到,你會這么厲害,從陳海出事那天起,就保護陳海了!當時定性車禍,也是你布下的迷魂陣吧?趙東來有點得意:手機上有舉報電話錄音我能忽視嗎?迷惑對手,麻痹對手,才能贏得時間收集必要證據嘛。

侯亮平注意到,趙東來是個很有生活情趣的男人。分析案情并沒影響他煮咖啡的情緒。局長同志還打開背景音樂,讓屋里飄蕩著輕盈的舒伯特小夜曲。不過,門后廢紙簍堆滿了飯盒,說明他平時用餐的緊迫簡單。哥倫比亞咖啡豆,味道還不錯!你也來點?趙東來把香噴噴的咖啡杯遞到侯亮平鼻尖底下,解釋說,經常通宵熬夜,使他養成了喝咖啡的習慣。侯亮平小啜一口,苦得直癟嘴:我老土,喝不慣這個東西。趙東來就兌奶,兌了許多牛奶侯亮平才能喝。侯亮平說自己也熬夜,喝點茶就行了。趙東來搖頭,道是警察的活兒重,靠茶頂不住,非得重口味濃咖啡才行!侯亮平不服,說反貪局職務犯罪偵查的活兒就輕了?也沒養出你這種洋毛病來。兩人斗著嘴,感情更融洽了。

侯亮平建議查一查九月二十一日陳海車禍前后,京州的非正常死亡和失蹤情況。車禍、跳樓是非正常死亡,突發性心臟病之類也可能是非正常死亡。趙東來心有靈犀,說已經開始查了,正重點追查那個給陳海打過電話的神秘舉報者,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九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二十三日這幾天,京州非正常死亡和失蹤人員都是調查重點,尤其是企事業財務經理人員,因為舉報電話提到神秘的賬本!

侯亮平很欣慰,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蔡成功案剛交給市局并案處理,兩支偵查隊伍就意外會師了,以后也可以共享偵查信息了。

侯亮平便也主動向趙東來介紹了歐陽菁的案情。蔡成功對歐陽菁的五十萬賄賂,和后來的舉報均系個案,和“九一六”事件、陳海被撞,以及丁義珍的出逃沒太大關系。他認為,謀殺反貪局局長陳海,在眾多領導的眼皮底下安排丁義珍緊急出逃,都不是一般人干得出來的。這個案子很復雜,既有職務犯罪,又有刑事犯罪,還有經濟犯罪。

趙東來表示贊同,分析說:案子的確很復雜,但有些迷霧已經被撥開了。比如說,你們省檢察院曾經懷疑我們的一位領導同志,懷疑他包庇自己老婆,放走了丁義珍,甚至懷疑他和陳海被謀害有關。現在看來都是錯誤的!我們這位領導其實是清白的,起碼目前是清白的。

侯亮平沒回答,轉而談起高小琴。山水度假村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丁義珍逃亡前經常出現在那里,本省高官曾經也把那地方當食堂。而高小琴和丁義珍都和“九一六”事件有關系,大風廠的土地最終也是落在這位阿慶嫂手里!當然,現在看來高小琴挺清白,只是不清楚山水集團的內幕。趙東來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透露道:今天既是一起研究案情,就不藏著掖著了!我查出了一條相關線索,涉及山水集團一個名叫劉慶祝的會計。這個會計挺有意思,出國旅游,東南亞自由行,已經走了二十八天,而且是在陳海被撞的同一天走的。侯亮平一怔:那就是他了!東南亞還玩二十八天?恐怕已經被滅口了吧?

趙東來表示,沒確鑿證據不能下結論,但如果山水集團這個會計真被滅口,打給陳海的舉報電話,以及電話里提到的賬本,就極可能與山水集團有關。侯亮平靈機一動:哎,必要時,你們公安局可以考慮對山水度假村搞一次掃黃,探探虛實。趙東來贊成這個主意。說其實他一直盯著山水集團,甚至已經安排了一個臥底,正擬擇機行動。

會面結束時,夜已深,小花園里靜悄悄的。趙東來將侯亮平送出來,二人都有一種相交恨晚的感覺。尤其是侯亮平,及時記起了季昌明對趙東來的評價,慶幸自己結交了一位能干的新盟友。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會審失敗,線索斷了,不承想趙東來突出奇兵,來了個中路突破。陳海被謀害確鑿無疑,兇手已被那段錄音鎖定,只要找到那個賬本,真相就將大白于天下,一系列吊詭事件也將水落石出。

更沒想到的是,三天后,陳巖石也突然跑到反貪局來舉報了。

陳巖石這老頭兒也真逗,本身就是離休老檢察長,從季昌明到他們反貪局的大小頭兒,沒有不認識的,可他偏要到舉報大廳登記舉報。負責登記的小伙子一見是老檢察長,忙打電話向現任局長同志匯報。侯亮平一聽,不敢不重視,放下手上的事,立即下了樓,親自接待。

陳巖石被安排在6號接待室,這時正坐在沙發上看材料。侯亮平進門就抱怨:哎呀,陳叔叔,您有啥事不能直接去我辦公室談?還跑到這兒來登記!不信任我,也可以找老季嘛!陳巖石摘下老花鏡:侯局長,你別叫,我這是登記在案,公事公辦,免得你像陳海那樣應付我!這還是趙東來給我支的招呢!侯亮平在接待席位上坐下:怎么趙東來給您支招?他讓您來折騰我的?陳巖石擺擺手:你這態度就不對,很像你的前任陳局長,怎么是折騰?我舉報,請你公事公辦!不瞞你說,我剛從京州公安局來,涉及他們的材料全給趙東來了,涉及你們的,也請你們好好去查!侯亮平哭笑不得:陳叔叔,怪不得陳海過去夸你們“第二人民檢察院”業務繁忙呢!陳巖石沒好氣:所以你們得把眼睛瞪起來,該查的線索都好好查!侯亮平苦笑:陳叔叔,我們查,一定查!陳巖石敲了敲沙發扶手,提醒說:侯局長,在這里就別陳叔叔了,有錄音有錄像的!說著,從一大沓材料里,抽出一份遞上來。

侯亮平接過一看,材料是打印的,封面上赫然一行大字——關于H省前省委書記趙立春違法違紀十二個問題的舉報材料。侯亮平愕然一驚,忙關掉實時錄像,而后舉著材料晃著,沖著陳巖石苦笑:陳叔叔,您是不是找錯舉報地方了?我們省反貪局可沒有權限查處黨和國家領導人啊!陳巖石這才發現材料拿錯了,把材料要了回來,并鄭重告誡說:亮平,這件事可要給我保密啊!侯亮平點了點頭,勸道:不過,陳叔叔,您也悠著點,這么大歲數了,犯不上再為過去的事較真較勁!您老不是啥都想開了嗎?連賣房款都捐了,去住了養老院…

陳巖石火了:哎,我說侯局長,你怎么和陳局長一個腔調啊?我和趙立春不是私怨,是公仇,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副省級!但是趙立春這種人不垮臺,我們黨和國家就危險了!侯亮平不愿和老人在這里爭辯:陳叔叔,要不到我辦公室談?陳巖石搖頭:我哪有時間啊,陳海的姐姐陳陽來了,我正好有幾天空,明天去趟北京,我就不信扳不倒趙立春!說罷,又換了份材料遞上:侯局長,把實時錄像打開吧。

這份材料有圖有真相有線索,矛頭直指高小琴和山水集團。

二十七

高小琴近來心情很好,走路輕盈裊娜,眼睛流光溢彩。一場智斗斗得有聲有色,想必給侯亮平留下了深刻印象。反貪局的這位侯局長雖屬不可接觸的危險人物,卻也蠻可愛,讓人歡喜讓人愁。想不愁就得把功課做足,進行必要的人格美容,這是她多年養成的良好習慣。

夜色朦朧,星光黯淡,高小琴放飛心情,獨自在草坪散步。這里是世外桃源,是她的獨立王國。每當她看見一棟棟童話般的別墅,看見青翠廣闊的高爾夫球場,看見度假中心高聳的大樓,都會產生一種夢幻般的感覺——她是一位女皇,正漫步在自己的國土上…

兩個醉漢互相攙扶,在甬道上踉蹌行走,粗聲大氣,醉話連篇。這是她會所的兩位常客,也是貴客——市政府的秦副秘書長和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陳清泉。高小琴迎上去,笑盈盈地打招呼。秦副秘書長笑得像一只貓,打聽那位俄羅斯姑娘卡秋莎在嗎?高小琴說:當然在,人家正在3號樓等秘書長去學俄語呢!秦副秘書長作舉手投降狀,打著酒嗝抱怨:今天讓陳院長害了,酒給灌多了,學不成了,得回家。陳清泉便色瞇瞇地打趣:秘書長走了,那我可就改學俄語了。秦副秘書長也不吃醋:隨便隨便。高小琴安排車送秦副秘書長,勸陳清泉早點休息。陳清泉沒一丁點兒正經,油腔滑調地說:休息啥?得學俄語!哈拉索…

卻不料,就在陳清泉走進3號樓,和那個金發碧眼的俄羅斯姑娘卡秋莎在床上親熱時,一輛面包警車馳進了會所。幾個警察從車里沖出來,準確地找到3號樓掃黃來了。高小琴當時正在行政樓辦公室看書——她多年來養成了一個好習慣,睡前總要讀點啥,開卷必有益,而且也是人格美容的需要——電話鈴聲忽然響起,陳清泉帶著哭腔求救:不好了,高總,人家來掃黃了!高小琴嚇了一跳,這些天的好心情頓時灰飛煙滅。高小琴急忙按手機,找到了祁同偉,埋怨廳長掃黃也不提前打個招呼。祁同偉滿是詫異,哪來的掃黃?說是不知道。祁同偉讓高小琴別急,等他了解情況再說。

幾分鐘后,祁同偉找到了帶隊過來的光明公安分局治安大隊錢隊長。錢隊長在電話里向廳長同志匯報,說不是掃黃,是接到了群眾舉報,有人嫖娼。還說盯這些洋妓女有些日子了,早就準備動手了。祁同偉打著官腔問錢隊長:有沒有搞清楚啊?山水度假村的高總說了,有幾個來中國學習交流的年輕學者,兼職做外教。市中級人民法院陳清泉副院長一直跟她們學外語。錢隊長不服,對著手機吵:祁廳長,有在床上光著腚學外語的嗎?這事難辦了!祁同偉說:不難辦,放人好了!錢隊長不知得了誰的圣旨,竟固執得很,公然抗命說:不行啊,祁廳長,現在市局查得嚴,私放嫌疑人是要處理的!除非趙局長下令…

事情就這么僵持住了。高小琴焦慮萬分,滿院子轉圈。陳清泉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大風廠的股權就是這位法院副院長判給她和山水集團的,陳清泉真出了事,恐怕又要橫生枝節。她有預感,今天的掃黃與省市高層的矛盾不無關系,隱隱約約,她看見了李達康的影子…

市紀委書記張樹立敏感地發現,李達康要對高育良手下的一批政法系干部動手了,矛頭直指山水度假村。書記同志義正詞嚴,滿嘴官腔,對他和紀委發布了具體指示:突查干部頂風違紀!中央八項規定、六項禁令公布后,我市極少數黨員干部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嘴還在亂吃,腿還在亂跑,床還在亂上,人民群眾反映很大。據說農家樂現在變成干部樂了。有個地方叫山水度假村,也叫農家樂——是有高爾夫球場和外國高級妓女的農家樂!我市的幾個政法干部現在還偷偷往那里跑,在那里樂不思蜀,不知羞恥,影響極其惡劣…

這一來,陳清泉就撞到槍口上了,他想保也保不住。其實他還是想保的,這位法院副院長人不錯,又是省委領導同志高育良以前的秘書,他沒必要得罪。然而,李達康要得罪,他有啥辦法?該查就得查了,他不查,李達康既可以換個人來查,也可以查一查他。政治斗爭就是這么殘酷無情,它不以你個人的感情好惡為轉移。于是,陳清泉等人的問題就上了今晚的常委會,他代表紀委宣布了違紀事實,最后做結論說:…陳清泉等六位同志嚴重違反了黨的紀律,有的被群眾舉報,有的在網上炒得沸反盈天,必須嚴肅處理。情況就是這樣。

主持會議的李達康掃視著眾常委:同志們,陳清泉等六人頂風違紀,絕不能袒護,這一次我們中共京州市委必須守住紀律的底線!

常務副市長老應有些意外。他是陳清泉的連襟,這種時候不得不說話了:哎,李書記,同志們,陳清泉是我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還有一位是市政府的副秘書長,我們是不是慎重一些啊?

李達康笑了笑:老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能說明白些嗎?

老應搖搖頭,苦苦一笑:李書記,你…你能不明白啊?

李達康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警告道:老應,不要徇私情啊!

老應急了:誰敢呀,李書記,我…我這不是怕制造矛盾嘛!

市政法委孫書記帶著明顯的不滿接了過來:就是!陳清泉是什么人啊?高育良書記最喜愛的秘書,不是高育良書記三番五次打招呼,他陳清泉能當上這個副院長嗎!李書記,這個情況你不是不清楚!

李達康淡然道:但是,他們誰也沒有肆意違法亂紀的特權。孫書記,你也不要有情緒,別一口一個高育良書記,就事論事,好不好啊?

孫書記激動了:哎,我不是有情緒!在去年研究政法工作的常委會上,我就對陳清泉提出了意見!李書記,你要我顧全大局,不讓我展開說!今天先請問一下,李書記,能允許我暢所欲言說一說嗎?

會場的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張樹立知道,孫書記馬上就要辦退休手續了,這次常委會可能是孫書記參加的最后一次常委會,潛在的矛盾有可能來一次大爆發。孫書記仕途不順,對高育良和李達康都不滿。

李達康顯然心里也有數,在一片沉寂中,他看著孫書記,緩緩開了口:好吧,孫書記,你暢所欲言吧!但我還是要強調,實事求是,就事論事,別動不動就高書記王書記,這個系那個幫的,這不太好吧?

孫書記口氣也緩和下來:好的,李書記!同志們,剛才紀委張樹立書記就陳清泉的違紀問題做了通報,現在我想說的不是違紀,而是陳清泉涉嫌違法的問題!我不知道我們紀委知道不知道?知道多少?

張樹立略一沉思:這個嘛,有幾封舉報信,網上也有些帖子,有關情況我們準備進一步核實以后,再向市委常委會做專題匯報…

孫書記像是有備而來:好的,樹立同志,我也提供一些情況,請你們紀委調查。我市中院有兩名審判員和陳清泉有利益輸送關系,其中有一個叫金月梅,是陳清泉一手安插到中院的。網上說,金月梅是他情人。正是這個金月梅,在陳清泉的授意下,走簡易程序讓山水集團拿走了原屬大風廠工人的那部分股權,引發了“九一六”事件!孫書記面色嚴峻,用指節擊打著桌子:陳清泉這不光違紀啊,是嚴重違法呀,涉嫌職務犯罪!有些案子根本不需要多少專業知識,稍微憑一點良心就能看出是非曲直,陳清泉和他手下利益相關的法官竟私下里勾兌,做出了不少荒唐的判決。這么枉判,背后都有什么文章啊?群眾上訪反映,說陳清泉通過他的利益法官判案收錢,有理無錢別想贏!我市某律師事務所的兩個律師,專門和陳清泉的利益法官合作分利。

李達康陰沉著臉問張樹立:樹立,這些情況,有舉報嗎?

孫書記說的都是事實,身為紀委書記的張樹立不敢隱瞞,只得如實匯報:李書記,有舉報,而且一直不斷,但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

李達康緩緩站了起來。眾所周知的原因!他突然一拍桌子,發了大脾氣:這樣下去,公平正義何在?法律尊嚴何在?我們是不是都失職啊?啊?首先是我這個班長,我這個市委書記失了職啊,同志們!

會場上一片沉寂,張樹立和眾常委都看著震怒中的李達康。

李達康一臉沉痛,難得對發難的孫書記這么客氣:孫書記,你上次在常委會上談到陳清泉的時候,我并不清楚問題這么嚴重,而且也知道你過去和陳清泉有些工作上的矛盾,所以我讓你顧全大局,沒讓你說下去。現在看來,是我疏忽了,武斷了,我要做檢討啊!

孫書記也客氣起來:李書記,這也不怪你,你有顧慮也能理解!我畢竟歲數到了,馬上就下了,你還要干下去,你是得顧全大局啊!

李達康懇切地說:但是,同志們啊,顧全大局不能成為某些壞人違法亂紀的擋箭牌和保護傘啊!我相信,就是高育良書記,面對陳清泉這種涉嫌犯罪的嚴重問題時,也不會袒護的!是我們要檢討,首先我這個班長有顧慮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嘛。對陳清泉這位和高育良書記有密切關系的同志,放松了教育和監督。沉重的教訓啊!

誰也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李達康的秘書進來了,悄悄和李達康耳語幾句。李達康陰沉著臉對秘書說:你告訴祁廳長,就說我和市委正在研究陳清泉的問題,請他不要再插手了!不是我不給他面子,是黨紀國法不允許!秘書走后,李達康繼續開會:同志們,瞧瞧,啊?這就是我們今天必須面對的現實!我們現在開的什么會啊?研究處理違紀干部的會啊,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六項禁令的會啊!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那位法院副院長陳清泉竟然又偷偷跑到山水度假村嫖娼去了,竟然被群眾舉報了,竟然讓我們基層公安部門當場給抓獲了!

張樹立倒吸一口氣。我的天哪,陳清泉真是膽大包天!這是什么時候?還敢這么玩?又覺得李達康做得太絕,看來不是紀檢一家,公安局估計也摻和進來了。否則哪能這么一抓一個準。這么一來,陳清泉就不是個黨紀處分問題了,得按規定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有人把這話頭提了出來,孫書記卻譏問:開得了嗎?祁廳長不是來說情了嗎?李達康高深莫測地說:是啊,祁廳長也許是出于善意的考慮吧,希望我們注意影響,法院副院長嫖娼被抓,讓我們人民群眾怎么看啊?

常務副市長老應已看清了陳清泉的結局,卻還垂死掙扎:同志們,我們恐怕要考慮一下消極影響,這是不是有損黨和政府的形象啊?

孫書記手一揮:我黨在延安時期,處決了立下赫赫戰功的腐敗分子肖玉璧、殺人犯黃克功;建國初期,又殺掉了張子善、劉青山,請問同志們,這是維護了我黨的形象,還是損害了我黨的形象啊?

李達康順勢表態:對,我贊成孫書記的意見!陳清泉必須按規定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建議我市人大常委會免去其人民法院副院長職務!其他違紀干部由紀委根據不同情況,分別處理,結果向社會公布,主動接受人民群眾的監督!大家還有要說的嗎?沒有了?好,散會!

常委會就這么散了。張樹立心中不禁一陣發冷。他沒想到曾經的朋友和黨校同學陳清泉就這么完了。李達康就是這么霸道,沒人敢對此表示不同意見。當初丁義珍出事,李達康不檢討自己,把他叫去一頓臭罵,今天他要敢替陳清泉說半句好話,哪怕只涉及程序,李達康都會讓他當場下不了臺。其實程序還是需要的嘛,陳清泉嫖娼被抓雖然是事實,但也得走程序啊,得有了公安機關的處理結果再進行組織處理吧?李達康不管不顧,就敢這么拍板,先雙開了再說!想想也不意外,誰讓陳清泉做過高育良的秘書呢?據說還是高育良最喜歡的秘書。張樹立認定,正是高育良的政法系抓了李達康前妻,才促使李達康盯上了高育良和政法系的人。一場內斗怕是在所難免了…

侯亮平坐在湖景茶樓等自己的老師高育良。他一直想請老師客,可老師很謹慎,提醒他說,自己不光是他老師,還是他領導,吃吃喝喝容易給人落話把,又要讓人說政法系。酒不喝,喝茶總可以吧?侯亮平挑了光明湖畔湖景茶樓,帶了老師愛喝的碧螺春,老師總算答應來了。做學生的總得盡點心意,調來H省工作,侯亮平一直記著此事。另外也有公事——他還想單獨匯報京州市中院陳清泉副院長的嚴重違法亂紀問題。此人曾任高育良的秘書,動他還是要給老師打個招呼的。

老師高育良還沒到,侯亮平獨自坐在窗前,眺望湖光月色。這茶樓賣的就是湖景,近水樓臺,窗懸湖面,品茗靜坐最是愜意。但侯亮平的幽思很快被趙東來的電話打斷了,這位新結盟友樂呵呵地向他通報了一個剛發生的情況:對山水度假村的試探性掃黃竟然一把掃出了陳清泉,可算初戰告捷了。侯亮平嘴上祝賀,心里卻暗暗叫起苦來。盟友初戰告捷是好事,可他又該怎么向老師兼領導匯報呢?這種無巧不成書的事只怕老師兼領導不會相信,必以為他和趙東來里應外合。又想到陳巖石對陳清泉的舉報也是趙東來支的招,便覺得其中有蹊蹺…

正想著,老師在服務員引領下出現在門口。侯亮平見了,急忙起身讓座,鞠了個略帶夸張的大躬:高老師好!高育良樂呵呵地道:你這猴崽子,怎么突然想起請我喝茶了?侯亮平說:一是盡盡心意,二來呢,向您匯報點要緊的事。高育良笑了:我就知道,你這猴崽子是有事情!說吧,你們反貪局又瞄上誰了?侯亮平嚴肅起來,稱呼也變了:高書記,是您的一位前任秘書!高育良也嚴肅了:我的前任秘書好幾個呢,哪個出事了?侯亮平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陳清泉。

高育良微微一驚:小陳有問題了?侯亮平點點頭:是的,是實名舉報,舉報人是陳巖石。高育良狐疑地看著侯亮平:陳巖石?“第二人民檢察院”?侯亮平知道老師想說什么,也沒解釋,又從筆記本里抽出其中的兩張電腦截屏照片,遞給高育良看。其中一張照片是陳清泉懷里摟著一個外國洋女人喝交杯酒。還有一張照片是陳清泉和高小琴一起在山水度假村打高爾夫球。高育良戴上老花鏡,仔細翻看著照片,問道:這是從哪兒下載的啊?侯亮平說:陳巖石最近從網上下載的。兩年前大風廠股權案一判下來就有了,可當時沒人管,照片及時刪除了,最近又有人掛到網上去了。我初步了解了一下,陳巖石的舉報不是空穴來風。

高育良放下照片,心情變得沉重起來。他側身望著光明湖,湖面黑魆魆地浮著一層微光。遠處有小船欸乃搖過,船影漸行漸遠。高育良長嘆一口氣:陳清泉怎么會變成這樣?亮平,你把陳巖石的舉報內容細說說。侯亮平匯報起來。根據陳巖石舉報,大風廠股權案涉嫌司法腐敗,市中院所做的判決和省高院的終審判決都是錯誤的!負責此案的市中院副院長陳清泉,經常進出高小琴的山水度假村。蔡成功質押大風股權違規,是假造員工持股會授權書辦的質押登記,中院卻視若無睹。兩名主審法官都和主管副院長陳清泉有利益輸送關系,其中有一位還和陳清泉關系曖昧。正是這位女法官在陳清泉的授意下,走簡易形式讓山水集團拿走了原本屬于大風廠工人的那部分股權,激化了社會矛盾。

服務員進來倒茶,侯亮平請她離開,自己擎起紫砂茶壺往高育良杯中斟茶,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侯亮平繼續說:陳清泉明知質押造假卻不查證,和高小琴在山水度假村打著球、唱著歌就給判了,貪贓枉法啊!高育良仍有疑惑:中央三令五申啊,陳清泉還敢到山水度假村去?侯亮平又乘機匯報:他是堅持不懈去啊,今天嫖娼還被市局抓了現行。高育良一怔:什么?今天?嫖娼被抓?侯亮平實話實說:就在剛才,市公安局趙局長打了個電話來,談工作時偶然說起的,應該不會錯。

江苏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