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處亂哄哄的,鄭西坡沒聽見王文革說啥。

走出三條巷口,懸著國徽的京州市人民政府的大門就在眼前,警察和警盾也近在眼前,讓鄭西坡陡生敬畏。鄭西坡覺得,這世界有些荒誕。此前,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他一個老黨員,竟會以這種姿態出現在市人民政府門前。他不想靠近那座懸著國徽的大門,卻身不由己。他的手臂被高大粗壯的徒弟王文革死死扣住,身后的兄弟姐妹步步緊逼,他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五十二

到京州就任市紀委書記后,易學習真切感受到了政治強人李達康的強大氣場。易學習覺得,昔日那個縣長和今日這個市委書記既是一個人,又不像一個人。縣長時的李達康雖說強勢,總還有所顧忌,有他這個縣委書記在,起碼不能乾綱獨斷。當然,當時的干部風氣也比眼下好。現在的市委書記李達康卻是說一不二。他要干的事,常委會就得通過,大家就得支持。他不愿干的事,誰說也沒用。比如紀檢監察工作,易學習到任后就提出來,要開個常委會,進行一次專題研究。李達康一拖再拖,要他先搞一些調查研究,不要下車伊始,咿里哇啦。

李達康這話沒什么錯,但給他的感覺卻不好。到京州上任前,沙瑞金和田國富分別和他談過話,希望他到位后切實履行同級監督職責,主動碰硬,不要再像前任紀委書記張樹立那樣軟弱。沙瑞金語重心長地對他說,要敢于監督問責,不能養癰遺患,放任自流,能人腐敗的悲劇不能再重演了!田國富干脆把話挑明了:京州市一言堂的味道很濃,張樹立和紀委一直是個擺設,李達康讓人擔心。這位同志很有能力,歷史上有很大貢獻,誰都不想看到他中箭落馬,但權力繼續不受監督,誰敢保證李達康以后不栽跟斗呢?你易學習責任重大啊。

是啊,他責任重大,想想心里就發毛。李達康是他昔日同事,為既往的改革開放嘔心瀝血。他不能看著李達康哪一天倒在腐敗的泥潭里——這些年來多少類似李達康的干部倒下了,實在令人痛心。沙瑞金和田國富既是他的領導,也是他的伯樂。兩位領導在一片近乎冷卻的政治灰燼中發現了他,發掘了他,委以重任,他也不能對不起他們。而身為京州市紀委書記,他對京州市未來的廉政建設更負有一份責任。

迫于這種責任,易學習對老同事新領導李達康緊追不舍。這天追到了李達康家里——從老城區開過現場會回來,李達康在車上隨口說了一句:老易,到我家坐坐吧!他便去坐了,一坐下來就不走了。反正李達康離了婚,單身一人,家里和辦公室也差不多,不妨礙他談工作。李達康倒也爽快,說:既來了,咱們就喝一點吧!易學習說:好啊,把好酒拿出來吧!你本來就該給我接風的。李達康便笑:你啥角色?紀委書記啊,我還敢接風?往你家伙槍口上撞呀?易學習卻道:紀委書記怎么了?不是人啊?沒仨倆好朋友啊?達康,上好酒!

李達康拿出了一瓶五糧液,一瓶陳年老茅臺,讓易學習挑。易學習挑了茅臺。保姆炒了幾個菜,二人高高興興喝了起來。幾杯下肚心腸熱了,兩個老朋友憶及往事,說起許多人事浮沉,不免一番唏噓。

易學習坐的位置正對著客廳,墻上的一幅京州市建設規劃圖想躲都躲不掉。這讓易學習感慨不已,李達康想干事,能干事,二十五年前從金山起步,把一篇篇上好的錦繡文章寫在了大地上,讓他真心佩服——達康,咱們京州有今天這模樣,你這個市委書記功不可沒啊!

李達康一聽這話,來勁了,放下酒杯,拉著他走到規劃圖旁,拿起教桿指點著,講解起來:老易,你看,現在咱京州大都市的架子搭起來了,城市基礎建設完成了,下一步的主要工作就是老城改造!這里,這里,都是突出的重點。還有就是光明湖項目,一個“九一六”事件耽誤了快五個月,像大風廠,連拆遷都沒完成,現在要趕一趕了!

易學習問:大風廠工人的股權和拆遷后的新廠地都解決了嗎?

李達康說:廠地解決了,我親自過問的,不過股權很麻煩,工人們雖然贏了官司,但工廠破產清算,要給各大銀行和債權人償債,手上的股權一錢不值了。那個蔡成功太混賬了,惹了一大堆麻煩,現在全要我們政府來承擔!大風廠一些老工人又三天兩頭跑到市政府門前靜坐群訪了!

易學習感慨說:咱們是全能政府,就得承擔全部責任嘛!

李達康苦笑不已:是啊,老百姓啥都找你政府!大風廠的群訪倒也罷了,那些集資受害者群訪簡直就是荒唐了!拿高息的時候,我也沒見到他們誰跑到政府來致謝,這老本蝕沒了,就找我們政府群訪了,政府真叫倒霉…

這時,氣氛不錯。畢竟是老同事老朋友,易學習以為可以交心談談他的工作了。他想搞廉政責任追究制度。和李達康碰了杯,正欲開口說事,不料,李達康搶先說了起來,言辭挺懇切的:老易,說心里話,我不希望你到京州來,可組織上把你派來了,我還是歡迎的!

易學習只得接過話頭說:達康,恐怕你也知道,我并不想來,本來還想帶呂州干部到你這學習建設經驗呢,可組織上非讓我改行!李達康呷著酒:你這一改行,京州朝野震動啊!易學習心中不悅,臉上卻掛著笑容:我有這么大威力?達康,你這是夸我,還是損我啊?李達康放下酒杯,很嚴肅地說:哎,老易,我可不和你開玩笑,據政府那邊的信息,這陣子四個著名投資商在外面滯留不歸了,都怕你請喝茶,兩個在新加坡,一個在臺灣,一個在香港,都在遠程觀望看風向呢!

易學習喝不下去了:那么達康,我估計這四個投資商心里多少都有些鬼!李達康吃起了菜,也讓他吃:老易啊,他有鬼也好,有神也罷,咱京州經濟都要發展,這就離不開投資啊!對了,開發區還反映說,有兩個意向投資,一聽說你來了,說好的協議也不敢簽了…

易學習聽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呼”地站起來:達康,我這紀委書記上任才幾天啊,不到十天吧?連五套班子里的人都沒認全,辦公室的椅子都還沒坐熱呢,就這么影響京州經濟發展了嗎?我現在啥事都還沒來得及干啊,連專題研究紀檢監察工作的常委會都沒開起來。

李達康似乎覺得自己有些過分,苦笑道:老易,對不起,我可能把話說重了!主要是你在呂州拆了趙家美食城,影響太大,成了我省的鐘馗啊!我真沒有別的意思,都是從大局考慮。坐,坐下說嘛!

易學習不坐,在餐桌前踱著步:達康,我就搞不懂了?反腐倡廉民心所向,怎么就影響了經濟呢?你老兄希望“九一六”事件再來一次嗎?這代價已經很沉重了!我們可一定要總結經驗,接受教訓啊。

李達康也站了起來:老易啊,“九一六”事件過去了,那些貪官污吏該進去的都進去了,你還要怎么樣啊?易學習針鋒相對:但教訓接受了嗎?經驗總結了嗎?達康,今天不是我要怎么樣,是黨和人民已經受夠了,不能允許貪污腐敗繼續泛濫了,天下人心浩浩蕩蕩啊!

李達康痛心疾首:老易啊老易!你怎么這么偏執呢?你說的都沒錯,但京州并不是只有一個反腐倡廉工作啊。方方面面千頭萬緒!八百八十三萬人民要生存,要發展,要就業,要吃飯,要平安,我都是第一責任人!老易,你知道嗎?今年我市GDP陡降近三個點,制造業舉步維艱,那四個遠程觀望的投資商不僅涉及幾百億的投資,還涉及近十萬人的就業啊!昨天,京州鋼鐵集團就出了問題,上千號解聘員工在市政府門前集體靜坐群訪!老易,你說讓我怎么辦?你說吧!

這些情況易學習當然知道,京州鋼鐵集團的確出了問題,而且涉嫌腐敗!員工到市政府門前,提出的訴求不但是要吃飯,要上崗,還要反腐敗。于是便道:所以,從嚴治黨也是你的應盡之責,你也是第一責任人!達康,既然已經說到這里,那我就匯報一下,我準備在京州全市落實廉政責任追究制度,嚴厲問責,傳導壓力…

李達康重又坐下:老易,你先停一下!別看人挑擔不吃力,現在京州經濟和全國一樣處于轉軌期,請你也抓件事吧——京州鋼鐵產業整合,三年內把鋼產量壓掉一半。這事林市長掛帥主抓,你協助。易學習也坐下了,違心地答應說:好的,達康,這個任務我接受了。當然,要在搞好紀委監察工作的前提下。李達康繼續布置任務:第三期懶政學習班馬上開學,第一期我去講的話,第二期呢,是林市長去講的話,這一期,你去講一講好不好?懶政也是腐敗嘛!易學習又硬著頭皮應承下來:好,我就按你的指示,講講懶政也是腐敗!但是達康啊,咱們紀委工作你還是要高度重視啊!李達康說:我當然高度重視,老易,市紀委有你我放心,一切你看著辦好了,你的決定我都支持!

嘴上說支持,專題研究紀檢監察工作的常委會仍然開不起來。據這位市委書記說,現在懶政之風變著花樣在干部隊伍中彌漫,各部門沒人愿意干事,大事小事都往市委報,都要他這個一把手拍板。甚至政府方面的項目工程,也都報到他面前了,手上積壓的工作實在太多——我今晚還要查幾個干部的崗!整天在那兒蒙事混飯吃,我還就不信治不了他們…易學習只得強行扭轉話頭:達康,請相信,我對你真沒啥私心歪心!李達康說:老易,我也請你放心,我李達康絕不會成為任何一個腐敗分子的保護傘。前任紀委書記張樹立知道我的為人。我和樹立同志在一個班子共事五年多,我們一直合作得很好…

易學習脫口而出:你們合作得很好?你知道嗎?今天張樹立已經被中紀委請到北京喝茶去了!這本來我不想說…李達康怔住了,半口饅頭咬在嘴里,又吐了出來:什么什么?張樹立也出事了?這個老實的紀委書記會出事嗎?老易,你沒搞錯吧?啊?真的是中紀委嗎?

易學習仰天長嘆:達康啊達康,讓我怎么說你才好呢?張樹立老實嗎?這個人膽大包天,頂風作案!中紀委巡視發現,就在丁義珍逃跑,你讓他和市紀委主持光明湖項目紀檢摸底期間,他竟然收受光明湖項目問題干部和企業的賄賂,還把責任推到了你身上,說是你為了保護光明湖項目,不愿讓任何一個腐敗分子落網!說那夜你從省委2號樓高育良那兒開會回來,把他和光明區區長孫連城叫到你辦公室緊急碰過頭。是你讓他們記住林城的教訓,不能在一條坎上摔倒兩次…

李達康爭辯:可是,老易,我并不是要保護哪個腐敗分子啊!

易學習繃起臉孔,義正詞嚴道:但是客觀上,達康,你就成了腐敗分子的保護傘啊!你眼里只有經濟,只有政績,只有GDP嘛…

李達康被激怒了,渾身顫抖:現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我眼里能沒有經濟嗎?GDP并不是冷冰冰的數據,是一個省一個市一個地區人民群眾的冷暖溫飽啊!老易啊,我日夜努力,一片真心可對天!

易學習意味深長道:達康啊,請你記住,黨紀國法就是天啊!

李達康怔怔盯著易學習,沉默片刻,突然爆發了,桌子一拍,怒不可遏地指著易學習吼:易學習易書記易大人,我是不是該向你自首認罪了?我是不是也要跟你去省紀委、中紀委喝茶了?

易學習也沒想到,談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同級監督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就算有他這樣勤勉奉公的紀檢干部,也難以監督李達康這種一把手。這種一把手不是孤立存在的,是體制的必然產物,他們位高權重,長期以來習慣了權力的任性…

伴著一聲沉重的嘆息,易學習搖了搖頭,毅然轉身離去。

五十三

吳慧芬坐在機場餐飲區一角喝咖啡。從她所在的角度看去,候機大廳沒有忙碌喧鬧的景象,只有各色飲食男女在一溜小吃店進進出出,空氣中隱約飄散著食物的香氣。吳慧芬一時間甚至忘記即將去國遠行,恍惚自己坐在某飲食一條街上。高育良被雙規,那棟冷冰冰的英式洋樓成了她的夢魘,難以擺脫。女兒秀秀要她過去探親,為她訂好了機票,今天就要飛往美國了。吳慧芬沒有告別故土的傷感,沒有奔向新生活的激動,淡然而麻木地喝著咖啡,周圍一切都與她無關。

達摩克利斯之劍終于落下,現在可以安心了。但吳慧芬心底深處總是不安,她像只躲在洞中的老鼠,老擔心災禍從天而降。這是多年來形成的心態,高育良的所作所為早已讓吳慧芬預見到了結局。接下來的反應也在預料之中,省委領導變成了腐敗分子大老虎,各種傳說遍布校園。有些傳說離奇而夸張,還扯上了她。道是他們夫婦雖說秘密離婚許多年,但一直在聯手作案,涉案金額幾十億,都弄到國外去了。高育良被中紀委帶走的第三天,他題字的H大學政法學院的大牌子就被換了下來,一些早在等著看她笑話的老師們公然笑出了聲。

梁璐來看她,淚水漣漣地向她哭訴:那天我去處理祁同偉的私人物品,發現他們把祁同偉的痕跡都抹光了,仿佛祁同偉就從沒在公安廳待過!學校也把祁同偉從優秀校友名單上拿掉了,高育良老師的名字也沒有了!吳慧芬木然嘆氣:意料中的事,從權力中得到的光環與榮耀,終會因權力的消失而消失嘛!梁璐抹著眼,又罵起了死鬼丈夫:一輩子機關算盡,到頭來落得這等結果!吳慧芬淡然說:聰明如你,這本應料到的,他當年那一跪你若硬下心不接受就好了。現在既已如此,就別把傷口到處讓人看了,你知道誰撒鹽誰上藥啊?

這話顯然觸動了梁璐,梁璐點點頭,一聲嘆息,沉默下來。又呆坐了一會兒,吳慧芬以為梁璐要走了,不料,梁璐沒走,反而要她泡茶喝。她只好泡了兩杯龍井,一杯給梁璐,一杯給自己。龍井還是今年新茶上市時祁同偉送過來的呢!梁璐喝著龍井,終于說起了她:吳老師,我沒想到,咱倆會殊途同歸,您和高老師不是相敬如賓嗎?

吳慧芬只好苦笑:演戲唄!人生如戲嘛!梁老師,這結果會不會讓你好受些?梁璐說:好受啥?吳老師,我更覺著無路可走了!我本來對自己失敗的婚姻有許多托詞。我以您為坐標,以為只要像您一樣嫁個大自己幾歲的男人,有個優秀的孩子,就會幸福。以為只要像您那樣寬容、溫柔,婚姻就不會失敗,可現在呢?眼前看不見亮了!吳慧芬嘆道:梁老師,婚姻從來不以女性的寬容與賢惠取勝。當高育良告訴我他愛上小高是因為《萬歷十五年》,我就對他死心了。還有比這更奇葩的理由嗎?梁璐說:就是,這簡直是對您這位明史專家的侮辱嘛!吳慧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就是要侮辱我,才能達到離婚的目的,高育良太了解我了!梁璐嘆道:你們夫妻演的這場戲快趕上無間道了。吳慧芬態度漠然,仿佛在說別人的事:就這樣外面還傳,說我和高育良聯手作案呢,真這樣的話,我還不讓省紀委留下來了!

梁璐想了起來,忙問:吳老師,省紀委和您談了些啥?吳慧芬說:了解我和老高的婚姻情況,我實話實說了。我是黨外教授,沒義務向省委或者學校黨組織報告婚姻變動情況。紀委同志說,但是老高有這個義務。人家這話也對,老高這是故意長期欺騙組織嘛。梁璐似乎不太相信:吳老師,您真沒啥事嗎?吳慧芬心頭不禁掠過一絲寒意:怎么,梁老師,你也希望我有事嗎?梁璐忙擺手:哦,不,不是…

吳慧芬不想再聽梁璐解釋什么了,嘆息似的說:梁老師,如你所言,我和老高都是無間道夫妻了,還不彼此提防著?老高的底牌能讓我看到?他那些秘密能讓我知道?我真要有事,學校還能批準我到美國探親嗎?梁璐又是一個意外:怎么,吳老師,您要出國了?您不是最不想待在國外的嗎?吳慧芬凄然一聲嘆道:自我流放罷了!梁璐明白了:吳老師,您不想回來了?吳慧芬點點頭:我一個搞明史的歷史學教授,到國外有何意義?可不走,還有臉待下去嗎?還能走上我心愛的講臺嗎?我和老高這么演戲,有個原因就是不想離開講臺啊!講臺是我的最愛,每次上大課,看著階梯教室座無虛席,看著那莘莘學子的一雙雙亮眼睛,我的幸福和滿足是無法形容的…唉,不說了!

梁璐卻追著問:吳老師,這一去不回,您就不等著高老師的事有個結果嗎?吳慧芬怔了一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茶葉放多了,茶太濃了,有點苦。放下茶杯,吳慧芬才淡然說:梁老師,你這話問得奇怪,老高的結果關我啥事?他不是有老婆嗎?我們的戲謝幕了…

一切恍如隔世,她就這樣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了虛假人生的末路,走到了京州國際機場。機場的咖啡實在糟糕,除了沁人肺腑的苦澀,再無別的韻味。她結完賬,拖著隨身小行李箱前行,準備去安檢。一個中年男子莫名其妙地朝她笑笑,惹得她一陣緊張——認識他嗎?不認識。那他干嗎笑?什么意思?不知道!畢竟尚未出境,畢竟是在一個敏感時期,她不能不保持警惕。吳慧芬加快腳步,走向安檢口。排隊時竟著急起來,快點,快點!仿佛進了安檢口才能有安全保障。

偏偏這時看見了侯亮平!這位昔日的學生今日的反貪局局長,微笑著向她走來。吳慧芬雙腿一軟就想往地上蹲,胃里翻騰惡心難忍。她費了很大勁兒控制住情緒,蒼白的臉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好,亮平,要我跟你走嗎?侯亮平怔了一下,忙解釋:吳老師您誤會了,我是來送行的!去家里看您,門鎖著,問了學校才知道您探親的事。侯亮平說著,拉著她的小行李箱離開了隊伍。她觀察了一下,學生的身邊沒有其他人,不像要抓人的樣子。學生的態度也是親切溫暖的,嘴角泛出往日調皮的笑意。吳慧芬心里不禁一熱,隨學生一起走出了人群。

在稍顯空閑的休息區坐下,師生倆交談起來。開始是學生說,托吳老師問秀秀好,這位在生物學領域做出優秀成績的小妹妹,實在讓當年的猴哥佩服!在侯亮平溫暖親切的絮叨中,不知怎的,吳慧芬心中的冰塊漸漸融化,她有些恨自己,這些年來,那么多的丑惡都打不垮她,心越來越堅硬,卻益發經不住一些真誠的小細節,或是只言片語的溫暖,老了嗎?咋不知不覺地也和學生說起了埋在心里很多年的話?她告訴侯亮平,不知道怎樣對秀秀說她父親的事,特別是高育良與她離婚,再娶高小鳳這一節。侯亮平安慰說,秀秀那么優秀,肯定能理解世間的種種復雜緣由。吳慧芬眼睛濕潤了,居然有些像怨婦似的向自己的學生發泄出了壓抑在心中多年的憤悶:亮平,作為女人,我這輩子真的盡力了,我沒有因為事業忽視家庭,還培養了一個優秀的女兒,可這一切卻沒讓我換來一個白頭到老的婚姻,我究竟做錯了啥?

學生沒正面回答,只道:吳老師,高小鳳的事,您本來可以早些找組織反映的!她搖搖頭說:反映有用嗎?沒有高小鳳,還有王小鳳、張小鳳。憑良心說,你高老師一開始也是拒腐蝕永不沾的,可社會上的誘惑太多了!學生認同說:何況還有量身定做的特殊餡餅和陷阱!她說:后來,我也想通了,自然規律擺在那里嘛,我終究是拼不過那一茬茬年輕姑娘的,人生苦短,還是各自過好自己短暫的人生吧!

沉默片刻,侯亮平小心翼翼地問:吳老師,我能請教您一個私人問題嗎?吳慧芬看了學生一眼:亮平,想說啥就說。學生說了起來:吳老師,您當年是個心氣高傲的美女教授啊,怎么會接受現在這種生活呢?僅僅是為了秀秀?這說得過去嗎?她沉思良久,回了一句:這是一個無奈的也許是智慧的選擇吧!學生質問:高老師都和高小鳳結婚了,你們還長期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這好嗎?她明白反貪局局長學生想些啥,意味深長地說:不在一個屋檐下生活就更不好了!實話說吧,老高需要我做幌子,我也需要老高的權力給我帶來的榮耀和便利,而且我也不想讓那些一直嫉妒我的人笑話我,現在的人心很可怕,有些人就怕你不倒霉!亮平,你…你可以把我看作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侯亮平怔在那里,一時無語。吳慧芬想,也許學生在感慨,老師和自己,這對模范夫妻就這樣卸了妝。可他哪知道她的苦衷?她也是有苦難言啊!過了好半天,學生一聲嘆息:可惜了,高老師當年要是不從大學調出來多好!吳慧芬搖搖頭:大學就是凈土了?就沒腐敗了?大學校長和黨委書記不也照樣出事嗎?學生說:大學里的誘惑畢竟比做省委高官要少一些,權力也小得多。吳慧芬道:這倒也是。

學生的激情燃燒起來——吳老師,我還有些話想對高老師說,現在就對您說吧!高老師的變化涉及當下社會和人心的病態。就說我的發小蔡成功,他是個奸商,有許多毛病,但社會環境放大和發展了他的毛病,反過來,他的不法行為,又加重了社會病態。如此惡性循環,后果實在可怕!我長期從事反貪工作,抓貪官,抓來抓去,也產生了疑問:抓得完嗎?當官的成貪官,經商的成奸商,小百姓見點便宜也爭的爭搶的搶,一旦手中有權,誰敢保證他們不是貪官?所以,必須改造有病的社會土壤!大家要從自身的病灶著手,切斷個人與社會互相感染的惡性循環。每個人都要從我做起,盡力打造一片凈土…

談興正濃時,時間到了,話題卻好像剛開頭。學生在婉轉地批評她,卻讓她覺得入耳入心。以往怎么就沒有和學生這么推心置腹好好談談呢?想想真讓她后悔莫及。再早不說了,起碼五個月前侯亮平調過來后是可以談的,可她卻一次次站在精致的利己主義立場上,扮演著省委領導的賢內助,幫著高育良裱糊四處透風的政治殘墻。人啊,總要在一定背景下才能敞開心扉。對這位學生,她一直是真心喜愛的,甚至要把女兒許配給他。沒想到他卻成了自己前夫的掘墓人。人情與職責的沖突很殘酷,只有一個健康的社會才能避免和減少這種沖突。那么,學生今天所做的一切,不也正是為明天的溫暖世界而努力嗎?

學生拉著老師的隨身小行李箱,恭敬地把老師送到了安檢口。國際安檢細致而煩瑣,耽擱了一些時間。吳慧芬通過安檢后,回頭看了看,意外地發現來送自己的學生還沒離去,正佇立于安檢口外目送著她。她回頭之際,學生又向她揮起了手,學生嘴角依然掛著調皮的笑意。吳慧芬心中熱乎乎的,也向學生再次揮了揮手。然而,回過身去卻不禁一陣心酸,一直隱忍著的眼淚如開閘水一般涌出…

五十四

一切真相最終總要大白于天下。隨著案件的進一步深入和京州前紀委書記張樹立的落網,光明湖畔的陰影完全顯現出來。丁義珍出逃后的那場紀檢摸底荒唐無稽,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張樹立兩個親屬通過假招標,從丁義珍手上拿了光明湖兩個大型配套工程,這還查得出啥違法違紀?所以只搞出個蔡成功。而且是受了趙瑞龍的請托。趙瑞龍故意要把李達康的視線引向大風廠,幫高小琴的忙。為此趙瑞龍送了張樹立一個小玩意兒——價值百萬的瑞士寶珀手表。在調查摸底期間,張樹立共收受現金和各類禮品折合人民幣六百七十余萬元。

沙瑞金大為震怒,在紀委和檢察的一個內部會議上拍了桌子。

——觸目驚心啊,同志們!在反腐泰山壓頂、雷霆萬鈞之際,腐敗分子和腐敗行徑仍未絕跡。一個紀委書記竟然敢借查案機會收受違法違紀干部和經濟犯罪分子的賄賂!初步查明,涉及五個項目的三位干部和五位老板!看來“前腐后繼”不是一句玩笑話,是嚴峻的現實啊…

江苏体彩